亓柏

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的互穿(9)

结束了学园祭,多多良发现手冢最近一直刻意躲着自己,是因为那天那番话吗,确实有些伤人了。“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还是去道个歉吧?”多多良点点头,拒绝了文学部的邀约,来到了网球部。

“hoihoi不二,这里这里!”多多良刚踱到网球场,那只大猫立刻迎了上来,“我还以为不二不打网球了nya!”

“手冢呢?”多多良从部活室拿出一把网球拍,环顾了一下四周。

“不知道呢,大概学生会的会议还没有结束吧?不二不二来和我打一场吧!”英二从背后抽出一把网球拍跃跃欲试的望着不二。

“大石在叫你了哦,英二。”望着大猫奔向饲主的身影,多多良不禁扶额:就算现在是天才的身体但是和你打一场一定马上就穿帮了吧?

“今天不二回来网球部的概率是0.15%,会答应打球的概率不足0.03%。”乾推了推眼睛默默站到多多良身后。

“原田前辈可以和我切磋一场吗?”多多良无视身后乾眼镜碎掉的声音,笑眯眯的约战。啊虽然不是打架,不过自己终于英气了一次啊,如果回去一定要和安娜讲讲。

“不二发球!”

多多良凝视着手中的球,记得这幅身体会什么消失的发球,虽然自己也很擅长这种技巧性很强的事,不过完全不懂原理啊,还是学着以前八田教自己那一点网球的皮毛打一场好了……

“诶为什么那个不二没有用消失的发球?”

“你笨呐,哪有人一上来就用这一招啊,那还有练习赛的意思吗?”

出现了,传说中上旋球!这时候应该用燕回闪吧?可是燕回闪怎么打过去来着?

多多良盯着越飞越近的球,没办法了,硬着头皮上吧?

“出现了燕回闪!”

“不对,并没有蹭着地面走啊,反而到了后场就弹开了。”

四周议论纷纷,多多良不禁擦了擦汗,果然还是无法弄懂这个打法啊。

但一边的乾却奋笔疾书:“将燕回闪和白鲸巧妙的结合在一起了吗?本来以为六重回击已经够用了,没想到回击技竟然还具备兼容性吗,那就多出几十种搭配了啊!不二,你的数据一直在变化啊,我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多多良正想吐槽,正好球又飞过来,便回了个很普通的球,但对方竟然没打回来?

“球没有过网?”
“那一定就是百臂巨人!”

就这样单方面蜜汁吊打了一会那个前辈,多多良不禁吐槽起来:“青学正选怎么是这样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飘过一阵玫瑰花瓣,紧接着腰被人搂住。

“我的小母猫,又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打这么不华丽的比赛了啊嗯?”多多良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有着泪痣,很俊郎的脸。

记得原来的不二君的日记提到过一只花孔雀,似乎叫小景?还声称要拔光他的毛。看来自己要提前帮他实现这个目标了。

“呐小景,就这么欲求不满想要来找我吗?”多多良笑着回复,果不其然对方迅速炸毛:“不许用这么不华丽的名字叫我!你快点收拾一下和我去酒会。”

……酒会?不二君的日记并没有记录这件事啊,难道他真的忘记了?

果不其然,在看到多多良呆呆的表情后,华丽的大爷又一次炸毛:“难不成你竟然有了忘记这么不华丽的行为?”

按照多多良以前的性格的话一定会认同,不过酒什么的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还没有喝过呢。“怎么会,走吧?”果然比起继续打网球还是去喝酒吧。

就这样和迹部上了车开到一栋别墅前,迹部打了个响指后便拉着多多良来到换衣间。

“不是去酒会吗,来这里干什么?”

“难道你想穿着校服来参加酒会吗?”

“难道不是吗?”

“不二周助你给本大爷适可而止这种不华丽的行为!”

“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啦~”

“哟大少怎么还不出去,外面那些美人可都欲求不满了哦。”门突然被推开,自门口进来一个留着蓝色中长发的男人,应该就是忍足吧?

“要本大爷说多少次,进门前先敲门!算了,你先给周助找一套像样的礼服!”迹部强行摆了个很帅气的造型。

“迹部啊,你是不是要宣布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当然了,还不快去!”

于是多多良发现忍足突然用一种了然的表情看向自己,然后离开房间。

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的互穿(8)

快餐店

“故事是这样的。”多多良轻咳一声,翻开速写本。

“在镇目町,有着一家名为吠舞罗的猫咪收留所,里面有两只猫,king喵和草薙喵。有一天,十束喵打算开始自己的流浪之旅了,没想到却不小心踏入了坏狗狗的领地,于是被追,最后到了吠舞罗……”

“最后,十束喵觉得吠舞罗的猫已经足够多了,大家在一起也很温馨,一直崇拜的king喵也有了属于他的幸福,于是,他离开了吠舞罗,开始新的流浪之旅。”

故事讲完,大家都若有所思,然后开始询问多多良故事的细节。没想到多多良一高兴又说了很多细节,而且表情也变得更加生动,就好像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更诡异的是,他的称呼从十束变成了我,似乎入戏太深了吧?

“这结局一点也不好,十束喵这么温柔的人为什么要离开?大家明明都很依赖他啊!虽然能力不强,但他也是被大家需要着的!我认为最后他那里也没去,好好的和大家在一起!”英二感性的抽了抽鼻子。

和大家……在一起吗?

“和他待在一起,你会活不长。”耳边似乎传来安娜的声音。……那又怎么样呢,大家,都需要我吗?

“英二的话,喜欢哪个角色呢?”多多良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笑眯眯的问着。

“我可以自己选角色吗?最喜欢的……安娜吧,感觉每一句台词都很有深度,很适合菊丸大爷!诶不二你笑什么?”

多多良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如果他知道安娜是女孩子的话会怎么想?啊好想看看。“没什么,你很合适哦~”

终于到了青春祭,英二在前一天缠着姐姐买武士服,这样正好贴切歌舞伎町这个主题,没想到最后姐姐竟然买回来一件红色,印有猫爪子的和服。嘛不过挺漂亮的。

“不二不二看我的衣服好看吗?”

“嗯很适合你呢。”多多良笑道。

多多良本来以为那个家里没有和服,毕竟生活方式看起来相当欧式,本来已经有自己做和服的打算,没想到由美子直接找出了一套相当华丽的和服。蓝色的羽织上绣了一朵葵花,淡紫色的下裙看起来方便又朴素,胸前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绒球。

多多良无意中看到茶摊上多了几杯紫色的液体,似乎还冒着青烟,直觉告诉多多良这绝对有问题。随手拿来一个桶,将该饮品倒干净,将桶放回原处,整个动作一起呵成。

此时躲在墙壁后面的乾露出笑容,这么快就察觉了,果然低估了你的洞察力啊,不二。

“乾君。”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幸村君……和立海的人都来了啊。”

“嗯之前也感谢青学的你们到海原祭捧场,所以就来了。”

“有茶味。”真田吸了吸鼻子,朝一年六组走去。
“失陪了。”幸村跟着离开了。

“呜哇不二好好和我打了!”英二举着木剑无奈的看向安定自若的摇着扇子的多多良,早知道就不接这个表演了。

真田赶到时菊丸不顾一切的举起木剑朝多多良砍了过去。

“有破绽!”真田低语。
果然,多多良瞅准机会收起扇子甩向英二的手腕,只一下,木剑脱手。

“漂亮!”真田忍不住叹道。

多多良努力回忆眼前人的身份:“嗯……好久不见,真田君?啊真田君,还有幸村君。”

幸村抿嘴一笑,走过去夺过多多良手中的扇子,用扇子挑起他的下巴:“好久不见。我的小艺妓。”

“突然好想在幸村君身上开个洞。”十束说着从袖子中掏出一把蝴蝶刀耍了起来,趁着幸村愣神之际拿回了自己的扇子。

“不二君,和我切磋一场!”真田捡起英二的剑跃跃欲试。

多多良和幸村选择了无视。

“幸村君来这里干什么呢?”多多良收起小刀。

“我培育的花开了,特意带来给不二君看看。”幸村说着从柳手里接过花盆。

“不二君横幅掉下来了!”一个学生跑过来说道。

“啊幸村君的花真漂亮,不过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抱着花盆走开了。

“我只是给你看看啊。”幸村无奈笑。

[授权转载]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的互穿6—7

6.
到了午休时间,手冢拿起便当走出课室,迎面遇上同样刚出来的大石。

“手冢,一起吃午饭吧。”大石笑着打了个招呼。

“嗯,高中还进网球部吗?”手冢问道。

“啊虽然要学医可能会很辛苦,不过还是忘不了大家,割舍不了网球啊。”

“大石!”二人没交谈几句,大猫英二就扑过来挂在大石身上,“一起吃午饭!”

“中午好。”乾与河村也走了过来,这么说高中的大家都聚齐了,除了……不二周助。“不二呢?没有和菊丸在一起吗?”河村开口问道。“诶——我以为他跟过来了!”英二四处张望了一圈,然后摊了摊手掌。

“吃饭。”手冢咳了一声,转身向天台走去,同时散发了超重的低气压。众人被压的喘不过气,只好顺从的跟了过去,然后在十分尴尬的气氛中吃完了饭,期间谁也不敢吱一声。

“我吃完了。”说完这一句,手冢迅速收拾好一切起身离开,留下剩下的人瘫坐在原地。

一年六组的同学表示十分不安,为什么门口有一个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人在不停散发黑气?

“不二周助在吗?”开口了!他开口了!

“不二君的话,不是和菊丸君最要好吗,他们应该在一起吧?”一个学生战战兢兢的开口。

“多谢。”手冢转身离开。

谢天谢地,他终于走了!不过为什么感觉他背后的黑气更重了?

既然不二不在班里,应该已经到部活了吧,说不定已经在热身了。这么想着,手冢来到了部活……他还是不在这里。

“这不是手冢君吗,恭喜你们拿到全国冠军!我是高中网球部的部长,可以和我打一局吗?”
“求之不得。”

对方的实力不弱,手冢略微有些吃力。虽然如此,手冢还是时不时看向网球部的门口。昔日的同伴果然全都到了,可唯独,还是只有不二周助一个人不在。

如此想着,手冢化幽怨为力量,招招快准狠。刚开始对方还能回过球,但渐渐地开始吃不消了,这个一年级的,也太强了吧?于是,在正选们还在发愣时,手冢已经以6:1的成绩结束了比赛。

放学后,手冢又来到了一年六组门口,该组成员继续欲哭无泪,这人怎么又来了?

“不二周助……在哪儿?”啊,这个声音仿佛可以冻住一切啊!

“不二君之前在我们园艺社,他的插花本领连老师都赞不绝口啊!”

“他现在应该还在我们音乐社吧?至少就听说过不二君会弹钢琴,没想到弦乐器也这么拿手,吉他弹得很帅啊!”

“他刚刚去了我们布艺社,还做了一只红色的小兔子,感觉看完之后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一名学生举起一坨不明红色物体,那坨物体头上不知道为什么长了两根蟑螂触角,此时正用蔑视的眼神看向手冢。

切,结果问了一圈只是没有去网球社吗,看来我们该好好谈谈了,不二周助!
7.
菊丸感觉不二最近很是奇怪!

至少去初中部看小不点,正好撞见乾正在用乾汁害人,本以为不二会选择看好戏顺便煽风点火,没找到他竟然说这对身体不好还是不要了吧这种话?!体贴的很诡异啊!而且最近他睁眼的频率变高了,做事也认真了很多。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那家伙睁开眼睛后竟然还挺好看的?最诡异的是以前一直和自己一起行动的不二竟然一下课就找不到人了,而且最近校园里一些小混混集体从良,跟在不二身后一个劲的叫大哥。这不,窗外又传来了那个声音,好不爽啊,每次都这么拉风的出场!

一转眼到了青春祭(学园祭),班主任表示这个事就交给班长办吧。于是……

“女班长酱,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你是个知性,有能力,十分优秀的女生。你听说过幸村精市子吗?”十束一脸认真的看着女班长,女班长有些羞涩的摇摇头。

“啊可惜,她的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单靠实力和组织力便征服七八个同样优秀的男人们,人送绰号‘神之女’!我认为你的能力远超于她!”十束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试想,一个饿了三天的人看到了草莓蛋糕,是选择吃掉还是错过呢?你只是没有好的平台,但是你的能力绝对是完美的!”

“不二君,这是真的吗?”女班长感动的要哭了。

“当然,如今这个机会来了!青春祭的组织任务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出色的完成的!”

“好的!放心吧不二君我会做好的!”女班长似乎被点燃了斗志。“大家,一起来评选本次青春祭的班级主题吧!”

“不二君救命!”班门被猛的推开,多多良还在愣神时,已经被拖出教室。

“哦,喝了紫色的饮料集体食物中毒了啊,似乎很严重啊。”多多良蹙眉。

“如果不二君帮助我们话剧社成功演完青春祭的舞台剧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对了,这几张大河剧的门票就送给不二君好啦!”对方语气十分诚恳,似乎也不好意思拒绝。

“好吧,不过我可以自己写剧本吗?”

“当然!每年都是翻演那些童话故事,原创的话一定相当精彩!到时候一定务必将剧本给我看!”

“那演员我可以自己挑选吗?”

“那真是感激不尽!”

……

走出话剧社大门,多多良思考半天,决定去一趟网球部。

手冢一进部活,感觉周围气氛活跃了不少,定睛一看,不二周助竟然出现在这里?

手冢拿起网球拍正想邀请不二打一局,突然听到菊丸大叫:“演话剧?我要去!”
明明是初中生的桃城也应和:“没想到学长到了高中还会想着我们!”

多多良歪头看到了手冢:“手冢的话相当适合king喵啊,你看!”说着打开手中的速写本。手冢定睛一看,画上的兽耳人插着兜,痞痞的站着,虽然很有风格,但怎么看也不适合自己吧?以及他额前蟑螂的触角和那只兔子一样,意味不明啊。

多多良笑着说:“那我们去快餐店商榷吧,我请客。”

“好耶!”全员大叫着一齐向前跑去,留下石化在原地的手冢:“训练。”

“果然还是不行吗,手冢君?”不二停下来,回过头看向手冢。

乾在一边奋笔疾书:出现了!不二周助从未有过的眼泪攻势!出现了!手冢第二次石化,今天可是太大意了!

[授权转载]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的互穿#4,5

4.
打开房门,意外的发现由美子姐竟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姐不是要出差吗?”多多良笑吟吟的走过去坐在由美子身边。

“临时变动所以延后了。而且好久没吃周助做的菜了特地来怀念一下。”由美子笑着靠着沙发解释道。

“是嘛,正好最近很喜欢料理哦。”多多良说着已经自觉系好围巾走进了厨房。

……

“呜哇卖相超好!我要拍下来馋馋那些姐妹!”由美子说着掏出手机。

“裕太训练很辛苦吧,先来喝完汤吧。”多多良很满意二人的样子,笑着拿起裕太的碗盛了点冬阴功汤。

“这……看起来好红啊。”裕太似乎有些提防,但似乎真的很香的样子。在老哥老姐的注视下,裕太认命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口小心翼翼的尝了尝。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烈的辣味,而是又酸又辣很奇妙味道。裕太朝碗底捞去,竟然发现有虾仁,虾仁也是吸足了汤汁的味道,又好吃又有嚼头。

“好吃!老哥什么时候这么会做饭了!”裕太说着又试了试其他菜,发现全部都很好吃,一不留神一碗米饭都见了底。裕太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能再盛一碗吗?”

多多良点点头转身进了厨房,出来时一手拿着米饭一手拿着一盘可丽饼。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竟然吃这么好!

“也没什么啦,只是希望裕太能多回来。”多多良感觉自己总算为这幅身体的主人做了件好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

5.

闹铃响起,多多良抓了抓头发,按停了闹钟,翻了个身继续睡。感觉今天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啊算了不管了。

当多多良终于清醒后,看了眼旁边的闹钟。“诶八点了吗?”多多良坐起来打了个哈欠,歪头看了眼日历

……

“诶诶今天开学了?”多多良慌忙翻身下床,快速洗漱,然后拿起餐桌上的一片面包抹上果酱。本来想像少年志的主角一样叼着面包奔出家门,想了想果然还是算了。

走在上学的路上,多多良大口呼吸着身边的空气。刚才在路上听到学校的预备铃声,看样子已经迟到了。反正也要迟到了,不如就这样享受一下也不错?

心情放松了下来,不禁想起了那个人。

king的话,平时会怎么走路呢?一定是双手插着兜,微微仰着头,一脸蔑视的看着前方吧?会不会说“烧掉”呢?这么想着,多多良轻笑出声,学着周防的样子走起来。好可惜,如果裤子上有联系就完美了!

同时,一年六组。
“不二不二你怎么还不来!!”英二双手合十趴在桌子上不断嘟囔。昨天开学时老师让本班学生就未来志愿写一篇小作文,结果英二熬夜打游戏把这件事忘记了,本来想着今天早点来借鉴一下不二的,结果这家伙竟然到了现在还没来!

“同学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高中生了。昨天的开学考试成绩下来了。”班主任现在讲台上,手里拿着一张纸。

“不二不二要念成绩了!怎么办我肯定又不及格了!会不会被老师罚站啊?”英二继续趴在桌子上碎碎念。

“根据惯例,男女生的成绩第一名将成为班长。女班长是……”英二完全在状况外,此时只是随着同学们鼓起掌。

“男班长是……不二周助同学。”

“什么,不二周助来了?!”英二刚才还在神游,如今一听到不二的名字,一拍桌子站起来。

“有人找我吗?”门被适时的拉开,不二探了个脑袋进来微笑着问道。
最怕空气突然凝固。

……

手冢在社团申请表上一丝不苟的填充信息,然后端坐在椅子上思考着一些事情。

到了高中学业变重,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还会选择网球部呢?部活的收费不知道是多少,和初中想比又如何呢?还会不会见到还在初中的队友呢?海棠有没有好好行使部长的职责呢?

还有不二,那天的话到底什么意思,是告白吗?感觉意味不明啊。那自己是不是该表示一下呢,似乎不能再逃避了。不过不二自从出院后变没怎么见过了,开学典礼时脸色也不太好,身体还不舒服吗?昨晚自己给他发的邮件也没有回,出什么事了吗?

所以这个开启怨妇模式的部长是谁啦!
恭喜获得成就【手冢国光】√

“不二不二你打算加入什么社团呢?”一下课,英二就坐在不二的课桌上与之聊天。

“嗯去哪里呢?”多多良拿起桌上的申请表,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社团,看起来十分有趣啊。

“摄影社啊,说起来我第一部相机还是草薙哥的叔父送的呢,那个人真的很好哦。”

“啊园艺社也不错啊,说起来英二本月的幸运花是铃兰花哦,要不要送你一盆呢?”

多多良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来了,感觉英二和安娜一样单纯可爱啊,如此想着,语调不觉得变得软了起来。

“啊美食鉴赏社,说起来最近超爱冬阴功汤啊,英二酱听说过吗?红红的哦很漂亮,而且入口十分复杂,适合好好回味呐~有时间一起做怎么样呢~”

“不二!不要这么说话!我已经是高中生了!”英二说着挺了挺胸脯。

“哈依哈依~”十束笑着回答道。

————————————————

新年快乐🎉🎉🎉🎉🎉🎉🎉🎉🎉🎉🎉🎉🎉🎉🎉
啊哈🎉🎉🎉🎉🎉🎉🎉🎉🎉话说这篇还是有人看的呀,看到评论感觉自己一下活了起来哈哈哈
最后祝大家新的一年心想事成耶!

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的互穿3

3.

第二天多多良被闹钟叫醒后乖乖起床梳洗,收拾好后走下楼,姐姐已经坐在桌前笑着打招呼:“早,周助。”

“由美子姐早。”多多良也笑着打了招呼,双手合十说了句开动了然后吃起煎蛋。

“周助不乖哦,因为犯了胃病而住院还不知道吃晚饭。”姐姐吃完最后一口培根,笑吟吟的看着多多良,“今天就是高中生了,一会儿我陪你走去学校吧?”

“嗯谢谢姐姐……”
“啊对了到了学校要先去看分班情况,然后乖乖去参加开学典礼,最后还要考试呢,周助没问题吧?可惜今晚我要出差,不过裕太要回来了,周助在考完试后可以给裕太买点甜品。”

多多良如今只想吐槽,为什么姐姐这么像新手指引的向导啊?

“我知道了。”

“那周助准备一下吧一会儿就走咯。”由美子把碗放进水池,多多良自觉的帮忙擦桌子。

终于平安到达学校。一路上由美子姐就好像知道多多良是第一次到这里一样详细的为自己解说路线,真是贴心过头了。

多多良随着人流来到布告栏前寻找自己的名字,突然猛的被一个人从身后挂住。“不二nya!我们又是一个班的说!”

多多良回过头,看到一个红发少年正充满活力的冲自己笑。

“诶多……英二,早。”多多良努力从记忆中寻找关于这个少年的数据。

“不二你没事了吧?那天突然晕倒吓死我了。”英二有些担心的伸出手背试了试多多良额头的温度,然后拉着多多良往前走,“走吧去礼堂,不过又要听那个老头讲话了……”

校长讲话很无聊,英二似乎也这么觉得,偷偷碰了碰多多良,同他搭起话来。索性他聊的没有涉及太多隐私,多多良很机智的一一应付过去。

突然掌声雷动,校长讲话完毕,接下来是入学成绩第一的学生代表讲话,走上台去的,应该就是大石秀一郎了。

大石的鸡蛋头和额前那两撮毛,看久了有点像king的须须啊。多多良摸着下巴笑着,为什么好想偷偷喷点发蜡呢,不知道竖起来是什么样子?

不二一定又开始打坏心眼了,要不要提醒一下大石让他小心点呢?英二想着举起手臂挥了挥,然后指了指身边的不二,最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咳!”从多多良左边传来咳嗽声,英二只得乖乖站好,末了冲多多良吐槽道:“手冢果然好可怕……”

这就是手冢吗?注意到多多良打量的目光,手冢故意移开视线。果然还是很在意他那天那个意味不明的表白啊。

典礼结束后,学生都朝班里走去。一路上多多良被大猫拉着走到班门口:“瞧还是六班,噢耶又是同桌!不二一会儿的考试就拜托了~”英二双手合十。

对了差点忘了还要考试,到自己当时因为没钱高中没上就辍学了,而且回首初中还是在草薙哥和king的狂轰乱炸之下才每次都是60分左右低空飞过。如今答应英二的请求会不会坑了他啊?……

多多良如今很震惊,眼前的题自己竟然都会?难道灵魂互换只是交换了人际关系方面的记忆,知识什么的竟然还保留着?

就这样顺利考完语数外三科,放学后拒绝了英二一起打球的邀请,毕竟还要去给弟弟买甜点啊,不过他到底喜欢什么呢?

多多良在街上闲逛,终于发现一家大型超市。由于不太熟悉,多多良只好慢慢开始寻找。

“哦这不是不二君吗,今天没和弟弟一起来嘛?”突然被人叫住,多多良回过头冲对方笑了笑。

“不二君先前说的,呃……芥末小精灵的衣服我可是找到了哦,看!可费了我不少功夫~”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店员从衣架上拿出一件绿色的连体衣递给多多良。

“啊好可爱,触感也不错~”多多良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件衣服十分喜爱。

“不二,那不是你哥哥吗?”圣鲁道夫的木更津指着不远处的多多良道。

“老哥怎么他会在这种地方……不对!”裕太一转头看到多多良一脸陶醉的拿着那件曾经是自己心理阴影的连体衣,眼看着就要付钱买下了。裕太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丢人的笨蛋老哥拉走。

“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呀!”裕太别扭的甩开拉着多多良的手。

“因为裕太要回家了啊,所以我特意来买甜点,既然遇到了就一起买好了~”多多良觉得自己很机智,既回答了裕太的问题,又可以掩饰自己迷路的事实。

“那你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多管闲事!”裕太别扭的脸红,这似乎戳中了多多良的萌点。天哪这个弟弟好可爱好想捏捏脸!不行,毕竟是弟弟,果然还是不能太溺爱。

多多良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为了竭力压下内心的欲望,甚至挤出了眼泪——不行了!要忍不住了!

裕太再一次回头被吓了一跳,本来就比一般同龄人娇小(?)的老哥此刻正睁大那双蓝色的眼睛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果然刚才的话太过分了?但没必要道歉啊。

“不二好过分,把哥哥欺负哭了!”圣鲁道夫·不嫌事大·旁观者·木更津如此说道。

“呐裕太一起去买甜点可以吗。”总算压制了内心的狂热,多多良抹了抹眼泪,委屈的看向弟弟。

“不二周助你适可而止吧,眼泪战术吗,还真是高明啊。”观月卷了卷刘海,一脸戏谑的看向多多良。

“抱歉观日君,裕太今天要跟我回家哦~”多多良说着挽起裕太的手臂。

“是观月!mi-zi-ki!”观月一本正经的纠正不二,却看着两兄弟已经走了很远了。

“前辈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圣鲁道夫的其他同学们看到这个修罗场后决定走为上策开溜,留下观月在原地凌乱。

“呐裕太喜欢吃那个就随便选吧。”多多良笑着指了指柜台。

“平时都是老哥选的啊,你要这么问我也不知道选哪个。”因为刚才的眼泪裕太说话的语气都变好了很多。

“嗯哼哼,我猜他根本就忘记了裕太最喜欢的食物吧?”观月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故作淡定的卷刘海。

“那美月君知道?”多多良嫌弃的看着他。

“是观月!而且我当然知道,是可丽饼!”

“诶前辈竟然这么关心我?”

听裕太的口气是猜对了吧?多多良暗暗记下这个数据,开口道:“那真是有劳观,月同学了,裕太我们走吧。”多多良买了一些可丽饼后拽着裕太的衣袖走了,而今天的裕太竟然没有反抗?看来是被眼泪轰炸傻了。

于是观月又一次一个人凌乱。

——————————————
哈哈哈日常怼观月君~\(≧▽≦)/~
谁让你惹到弟控喽╮(╯▽╰)╭

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的互穿

哦对了,一直忘了放原文链接,我怕不是傻的:-P

略略略

http://tieba.baidu.com/p/5074674231?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2.8.0&st=1515061276&unique=67AFBACB138E244C67BA7FAE34E4B55F

占tag致歉

[授权转载]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的互穿

十束多多良线

“那十束你喜欢尊吗?”

……

“不二不二你喜欢手冢吗?”

“嗯喜欢最喜欢了!就像克罗地亚大峡谷一样喜欢!……呃啊嘞?”

“不二……?!不二!”英二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似的捂住嘴偷笑。

多多良有点胃痛,真的是有点痛,为什么前一秒还在酒吧教安娜学字,为什么突然到了这里?而且眼前这个红发少年是谁?

胃部越来越痛,甚至有点绞痛。这和平时被king和草薙哥敲头,被哪个债主狠狠揍一顿完全不同,是来自身体深处的疼痛。这种感觉很微妙,似乎有点……刺激?

多多良轻笑,自己还真是乐天过头了,一定是哪位不知名的大神为了惩罚自己昨晚偷偷喝草薙哥从英国带来的威士忌而让自己胃痛的吧?

多多良突然打了个冷颤,连忙回过头,看到一个褐色短发,带着眼镜的人正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着自己,刚才自己说了什么意味不明的话了吗?疼痛变得越来越剧烈,多多良只感觉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年的脸似乎在扭曲旋转。

“不二,你的脸色好可怕……没事吧?”英二伸出手在多多良眼前晃了晃。

“嗯?没事……哟……”多多良说着眼前一黑朝后倒去

……啊嘞?这里是……哪里?在做梦吗?

在多多良眼前闪过几幅画面:一幅是国三的成绩单,一排99分,这对于从来都是60分低空飞过的自己来说可谓是可望而不可即。一幅是一个奖杯,多多良仔细辨认,上面好像写着青学,网球,全国冠军。如果现在的自己不是十束多多良的话,那这幅身体是很擅长打网球咯?早知道那天就像八田请教如何打网球了。最后一幅是一张合照,一群穿着蓝白色的制服少年围成一圈高高抛起一个戴帽子的少年,看背景应该是在网球场上?
多多良正想仔细辨认清楚时,那幅画面突然着起火,多多良随即清醒。

这里是……医院?看来是的,那种刺鼻的消毒水味果然还是闻不惯。

多多良揉着头坐起来,环顾四周。床头的柜子上摆满了果篮和其他小物件,还有一盆仙人掌。多多良拿起一面小镜子,镜中出现一张可以说很漂亮的脸。白的过头的皮肤,栗色的头发长到耳边,一双罕见的冰蓝色的眼眸,以及一直都弯着的嘴角。

“看来十分棘手啊,目前的情况。”多多良苦笑着下床,抱起桌上的仙人掌放到窗台上。仙人掌的刺硬硬的,有些扎手。多多良似乎被治愈(?)到了,一脸轻松的又说起自己那句被吐槽过无数次的口头禅:“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吧?”

“周助?已经没事了吗?”门被推开,自门口走进一个打扮的很成熟的大姐姐。

原来自己叫周助啊……
“嗯已经没关系了。”多多良笑着转过身,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和自己是什么关系。

“最近你一直进行网球训练,精神不太好呢,既然拿下了冠军就该好好放个假嘛,如今马上就开学了,身体可不能垮掉哦。来,姐姐帮你占卜一下吧?”女人轻笑着从床边的椅子上拿起一件外套仔细为多多良批好。
记忆里这种事好像一直都是多多良为别人做的,突然被这样温柔对待自己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嗯,太谢谢……呃姐姐了。”果然这称谓还是有些不习惯。多多良坐回床上,姐姐坐在椅子上熟练的把一摞塔罗牌洗好,一字排开。

“好了周助,选三张牌吧,最好方向不要一样。”

多多良听话的选好三张,等着姐姐解牌。

“嗯第一张是正位审判啊,周助是不是有什么瞒着姐姐呢?”虽然对方用打趣的语气这么说着,但多多良还是微怔了一下。对方似乎感觉到了多多良的不正常,多多良笑着混了过去,自己果然不太擅长说谎啊。
姐姐继续翻来第二张牌。

“第二张是逆位恋人,哦,周助莫非失恋了吗,是不是故意不把这件事告诉姐姐的?”姐姐一边笑着捏了捏多多良的脸,一边翻来第三张。

“嗯?”姐姐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捏着多多良脸的手也放了下来。“最后一张以后再告诉你吧,因为觉得不二不太喜欢待在医院的样子,所以出院手续擅自办好了,我们现在回家吗?”

明显感觉到姐姐有事瞒着自己,但多多良并没有深究,只是乖乖脱下病号服换上姐姐带来的衣服,拿上满桌子的东西走出医院。

坐着姐姐的车回到了家,一路上多多良都在消化已有的信息,做着未来的打算,所以并没有和姐姐说太多话。

“到家了,你的房间在二楼左手第三间,我先去停车,哦那个坠着红宝石的是家门钥匙。”姐姐提醒着还在出神的多多良,多多良点点头下车去开门。

好大!这是多多良对这个家的第一印象。这个家面积可比吠舞罗大多了,而这仅仅是一楼大厅,刚才从外面看这房子可是有三层的,好像还有一个后花园。

多多良四处张望,这个家的墙壁上挂了很多照片,墙壁也被粉刷成令人舒服的米黄色。

多多良将果篮放在餐厅桌上,一偏头看到冰箱上贴着几张便签:“今天是周助做饭,不过碗顺便也帮我洗了吧?”

下面是回信,“姐姐如果再这样偷懒而且过度用电脑的话会得脊椎病的^_^”

“老哥我想吃布丁,不过你要是敢往里面放芥末我这周就不回来了!”

“啊啦啦,我好像把辣椒油和草莓酱弄错了,裕太不会怪我吧?^v^”

看起来十分温馨呢,多多良勾起嘴角。

“周助,我临时要去加班,妈妈和爸爸还在法国,裕太明天才回家,今晚你一个人吃好吗?”姐姐把多多良拿不了的东西摆在桌上,拢了拢头发。“好的,姐姐路上小心。”多多良笑着冲走出们的姐姐摆摆手转身上楼。
到了姐姐说的那个房间,多多良把自己扔在床上闭目养神。果然还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要怎么回去……

多多良要振作啊!多多良睁开眼拍拍脸颊站起身,来到房间里那个书桌跟前。书桌旁的书架摆满了有关日本童话传说和本及国外文学的书籍,有些年头的唱片及光盘,还有一部很漂亮的古董相机,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个浪漫文学派,有些怀旧的古典文艺少年啊。
拉开抽屉,里面有几个本子。上面的几本是有关网球技巧和数据的,有关仙人掌种植的和一些句子摘抄的,最底下放着一个看起来比较旧的本子。

多多良翻来一看,第一页用稚嫩的字迹很郑重的写着:不二周助的日记本。没准会从里面找到有用的情报,十束想着翻来它。虽然这样做很没有礼貌,不过为了能在这里混下去,真是十分抱歉了,不二周助大人……

“今天就是国中生了,以后要用这个本子记日记了,要加油哦(*^_^*) ”

“我的新同桌叫英二,是一个像猫一样很可爱的男孩子,他是我交的第一个朋友。他邀请我参加网球部,要不要答应呢?”

“果然还是去了(笑),手冢啊,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的冰山,好像看他吃瘪~可他为什么要骗学长呢,教练也骗过去了……”

“河村家的寿司超好吃,本来应该是什锦味的却带来了芥末味,最后只有我吃了,他竟然说我是第一个能吃下他家的芥末寿司的人,很开心呢~”

“乾的蔬菜汁撂倒了好多人,没想到连手冢都中招了^_^,果然还是想亲手让他吃瘪呢~不过我很喜欢那个味道。”

“大石的唠叨已经到了一个境界了,因为太烦了所以今天不写日记了T^T”
……

“部里来了两个很有实力的新人,咋咋呼呼的叫桃,还有海棠蛇,看来我也要努力才行啊,不过看他们吵架太开心了~”
……

“龙马,很厉害,不过很拽的样子让我不太爽,据说他打败了很多正选,真想和他打一场。全国……制霸吗?”
……

“啊裕太又生我的气了,不就是把他的球拍换成魔法棒了嘛o(´^`)o。不过不知道由美子姐说了什么他好像原谅我了,一开心芥末吃多了……啊不管了明天带胃药好了。”

看到日记的最后一页时天已经黑透了,这本日记从国一写到国三,信息量真是超大。多多良草草的冲了个澡,并没有吃饭就上床睡觉了,果然还是要再好好消化一下啊。对了,看日历明天就要开学了

……嗯,果然明天再说吧。
————————————
没有人看真的好伤心啊(ಥ_ಥ),所以我萌的真的是冷cp吗?
不!谁来告诉我尊多,冢不二真的不冷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吧,没人看我也会发的:)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ง •̀_•́)ง

[授权转载]十束多多良与不二周助互穿(01)

青学网球部

“不二不二,你喜欢英二吗?”部活一结束菊丸就扑过来挂在不二身上问道。

“呃?喜欢啊……”

不二昨晚一开心多吃了一点芥末,结果今天有点胃疼,又偏偏没有带胃药,所以刚刚部活完全就是混过来的,如今只想快点回家。

但不知道英二这只大猫又想到了什么,从他自己问到同班同学,又问到班主任,这让不二这个好脾气都有点不耐烦了。

“那你喜欢大石吗?”
“不喜欢。”
“诶诶?那,河村呢?”
“不喜欢。”
“小不点?”
“不喜欢。”
“那手冢呢?”
  ……

吠舞罗

“出云,什么是傲娇?”安娜一边喝着草莓饮料一边指着杂志上的某个字问道。

“嗯这个嘛……喂,八田,你喜欢小猴子(伏见猿比谷)吗?”

“草薙哥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喜欢他那种人啦!不对,你干嘛问我这种问题,我才,一点也不,没错!”八田踩着滑板,最后甚至吼出来掩饰自己的内心。

“安娜酱,明白了吗?”草薙擦了擦高脚杯,安娜重重点点头,又指了指下一行,“那,什么叫博爱呢?”

草薙的眼镜似乎反了下光,“这个嘛……喂十束,你喜欢小猴子吗?”

多多良思索片刻,很认真的回答:“喜欢啊。”

“诶十束哥你竟然?”八田有点惊讶,他以为那个家伙没人会喜欢的。

“那我呢?”

“喜欢,尤其是吸烟时的草薙哥,超帅啊。”

“安娜呢?”

“喜欢,安娜可是我们的公主啊。”

“那尊呢?”
 
  ……

圣诞快乐

明天圣诞🎅                                    安利你们一首圣诞歌:脱掉(圣诞版)               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圣诞歌╮(╯▽╰)╭         http://t.kugou.com/song.html?id=8yjIgffrCV2

新人一枚